Zxiaoxing

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

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

不再担心

很久没有失眠过了。

我看到她总是辗转反侧,稍重的呼吸声。然后是起床下地,在小范围内走来走去,魂不守舍的样子,像是噩梦一场惊醒后遗留下来的不安感。

直到半夜时才感觉她慢慢平静了下来,不再浮躁,似乎进入了微睡状态。

......

我只是很小心翼翼的,深怕吵醒她,又会让她局促不安,被失眠所困扰。我知道长期失眠者的痛苦。

天微亮的时候,她对我说,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像这样过了,平常最多也只是会被乱七八糟的梦缠绕着,可是昨天晚上似乎又循环到了两个月前的状态。

她说她害怕那种晚上熄灯之后,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的感觉。就连周边的空气似乎也是凝固着的,而自己也好像真的已经无法呼吸。当只有自己离开床让每个细胞都动起来时,才能够好受一些。似乎才不会被一种莫名的感觉所侵略。像是某种东西很安静以它自己缓慢的速度就能把你的全部所吞噬掉。

我只是看着她然后听着...

因为基于感同身受这个词,那一刻的我还没有任何发言权。

我只是希望做到有一个人在陪着她,倾听她,能够让她感觉到踏实一些。

和我在一起的日子,她真的越来越瘦了,皮肤也粗糙了很多,微微泛黄,脸上多了些许斑点,眼睛也总是提不起精神,嘴角很少再洋溢着笑容,整个人看起来一种萎靡状。总是感觉疲倦的身体,似乎只比行尸走肉里面的那群僵尸能稍微血性一些而已。让人想要心疼却又不敢靠近。

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像过她会变成的模样。

我不知道她还会被坠落多久。

那个以前明朗的孩子似乎已经不再能见到了。

她说 : 昨天晚上真的好累,好想被另一种具备万有引力的能量紧紧吸引着心脏抽离出身体...每个细胞也都像是被打了死亡针似的快速萎缩,只有呼吸潜意识里还是奄奄一息的证明着自己还活着。

也许,她又被过去的事情所困扰了...

平静了一会,她告诉我,但是早上醒来后她很开心,因为她做了一个决定,应该说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,没有人去勒令的,也没有被自己强迫的,只是心的指针自动转入了另一个频道做出的选择。她扬起了很久没有上扬的嘴角:我想我再也不会被它那些东西所困扰了。有时候放下一些事情就在那么一念之间。或者说是当希望落到了绝望的深渊后自然而然的反应。

我能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力量,解脱的快感。

好像在不久之后又能看到那个明朗的她。

这次我不再为她担心...


评论
热度(1)
©Zxiaoxing | Powered by LOFTER